快捷搜索:  as

陈楚贤:和服女孩

女孩儿们到日韩旅游,都爱好到专门的租借店去租一套和服或韩服,穿戴当地的传统衣饰走在街上,拍唯美的照片,这样的体验,对他们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工作,但不是每一小我的贪图。

到东京是由于事情的关系,早在行程中看到“和服体验”这个项目,我心里有些不甘愿宁肯——我又不是像花一样的女孩,这真是叫我太难为情了。

着末仍旧抱着考试测验一下的心情,被摆布了一个上午。我用“摆布“这个词汇,确凿一点都不夸诞,我已经不记得穿上和服到底有若干道工序,给帮人穿上和服的着付师赞助我们把全套和服穿上,先是轻薄的内里、长襦袢(衣领露出的部分可以让你分辨出和服和浴衣),然后间中不知道绑了若干绳子,裹上了厚毛巾让衣服穿成了圆筒状,腰腹部位勒得分外紧。着末还有腰带,再绑上一个风雅的太鼓结。

到着末,我连呼吸都感觉有点艰苦。

我们穿戴和服到相近用饭,没吃下若干,便感觉有些食不下咽,这趟行程的事情是照相,满身被绑缚,连抬手这样的简单动作都受到了阻碍。

当下我最强烈的感想熏染是,荣耀自己生在今世,不用被所谓礼教规范、被教合同束,我可以依照自己所爱好的样子生活。

在我看来,穿戴和服的女孩照样很赏心悦目,日本的文化照样很风雅,我依然很爱好日本的统统,像严谨的立场、永世不嫌多的礼仪这些。

这样提及来似乎有些抵触,但那缠得我透不过气来的和服,照样别让我穿在身上好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